• 1
上午7點40分,我們搭乘鹿兒島機場出發、前往德之島的飛機。目的是貼近採訪從今天開始舉辦4天的鬥牛大會。
德之島位在奄美群島的大約正中央處,是一座面積約248㎢、周圍80㎞、人口約26,000人的島嶼。有德之島町、天城町、伊仙町這三個行政區,馬鈴薯與甘蔗等農業為主要產業。另外,也被視為是長壽與寶貝兒童之島而廣為人知。
並且,是鹿兒島縣唯一舉辦鬥牛的島嶼,一年有大小合計約20次的大會。其中最大的大會是在每年在1、5、10月舉辦3次的全島第一大會。
全島第一就是無差別級。是決定橫綱中的橫綱的第一名。說它是島上一年中最熱烈的大會也不為過。據說特別回來家鄉觀戰之出身於當地的人也很多。

照片:一邊捲起沙塵且一歩都不肯退讓的雙方。額頭受傷而出血。
  • 1
8點50分我們準時到達天城町的德之島機場。與鹿兒島市內不同的好天氣籠罩身體,感覺已實際到了島上了。立刻租車與攝影師前往德之島町公所。這是為了去見要幫我們導覽此次採訪的遠藤智先生。遠藤先生現在在公所的企劃課工作,但其實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鬥牛研究家」的身份。
他的出身是宮城縣氣仙沼市。21年前移居至太太的老家德之島。第一次看到鬥牛時,覺得「這裡也一樣是日本嗎?」而深受衝擊,並受其魅力所吸引。自此之後,雖然沒有任何人委託他,他開始拍攝大會的情況與比賽牛隻的照片,並在自己的網頁上介紹。
開始拍攝當時,據說還曾被牛主人問:「你是下次對戰的對手派來的間諜嗎?」現在其熱忱已獲得認可,不管到哪個牛舎,都會有人稱呼他「遠藤先生」並笑臉迎接他。這次我們雖然也向許多人討教,但是如果沒有遠藤先生的話,或許我們沒有辦法採訪到如此深入也說不定。

照片:連年紀小的孩童也舉起拳頭的狂熱景象。
  • 1
現在日本全國舉辦鬥牛的有岩手縣久慈市、新潟縣的長岡市與小千谷市、島根縣的隠岐島等6縣。繫著鼻繩比賽或是作為祭神儀式進行而不特別分出勝敗等,依據各地方不同,鬥牛的方式也不同。
其中,拿掉鼻繩並持續比賽到勝負決定為止的德之島鬥牛被認為是最狂熱的(最近因設有時間限制,會有平手的情形)。「據說德之島的鬥牛已有大約400年的歷史,它的起源是特意讓使用於農作的牛隻互相戰鬥而來。當時是島民唯一的娛樂,也被稱為『休閒』、『牛打架』。」
 徳之島的鬥牛是以參加鬥牛大會為前提而飼養,首次出場最快是3歲半~4歲左右。7~9歲稱為成熟期。遠藤先生說首次出場前的牛是共同所有。
「看到吃自己割的草的牛會感受到愛情哦(笑)。參加大會有可能贏也有可能輸。可能會受當天的運氣左右。許多部分都與人生重疊,這或許也是鬥牛的魅力。」
 全島第一大會除了被稱為全島第一的無差別級、中量級(950㎏以下)、輕量級(850㎏以下)、迷你輕量級(750㎏以下)的4級進行錦標賽外,還包含首次出場戰,會舉辦各種類型的比賽。
另外,各行政區有鬥牛協會,而統領這些協會的是德之島鬥牛連合會。全島第一大會由各鬥牛協會輪流舉辦,這次是由德之島町舉辦。

照片:緊靠著柵欄、注視著比賽的小孩們。用同樣的毛巾幫忙加油。

大會第一天

  • 大會第一天1
在日本被認為最狂熱的德之島鬥牛
大會第一天舉辦的是「全島年輕明星鬥牛大會」。從下午6點半開始,在伊仙町的「德之島鬥牛館」舉辦夜間比賽。入場費是小學生以下免費,國中生1,000日元,高中生以上3,000日元。我們與遠藤先生碰面並在比賽開始30分鐘前入場。
現在德之島有7處鬥牛場。大約2年前改裝的鬥牛館為全天候型的巨蛋鬥牛場。場內還很新,是德之島上唯一由行政區經營的鬥牛場。直徑約20m的圓形比賽場地被水泥建造的鉢狀觀眾席所包圍。我們與遠藤先生坐在最前面的座位,以相撲來說是溜席的位置。
環視觀眾席,帶著小孩的家庭與國中生、高中生出乎意料的多。深深感覺到鬥牛已滲透到年輕的世代。在即將開始比賽時,大約8成的位置已坐滿。

照片:現代化的鬥牛館場內。牛彼此衝撞而響遍著沉悶聲。
  • 1
開幕式結束,即將開始比賽。對戰的牛隻1隻接著1隻進場。牛主人與鬥牛士拉著繩子,前導者灑鹽,配合著「Waido!Waido!」(在德之島是萬歲的意思)的吆喝聲,吹奏喇叭與太鼓。套著同樣的日式法被與毛巾的加油團各自佔好位子,聲嘶力竭地加油。
牛隻彼此的左側緊跟著鬥牛士與被召喚的人,將鼻繩取下(或切斷)並開始比賽。鬥牛士將牛角對上,拍背並呼叫。也可以說是用來貼近牛隻並引導勝利的輔助人。
有因激動而叫很大聲的牛、將場內的沙塗上臉部的(做記號的)牛等各種牛隻,彼此弄清楚個性而一決勝負。也可以交換,由於各別的呼叫聲不同而非常有趣。
牛隻會彼此衝撞,並在場內響起沉悶而厚重的聲音。在溜席眼前的柵欄內巨大身軀相互衝撞,塵沙會飛來眼前。採訪筆記上沾滿塵沙,充滿泥土的香氣。回過神來,觀眾席已經客滿了。照著燈光的場內,散發出彷彿遠離塵世的氛圍。
在結束前的「Mr.剛力」對「大進Moa」的比賽中,眼前的鬥牛士被用力過猛的牛撞飛。正要倒到場外時,就被周圍的人抱著退出。之後問了遠藤先生,據說腳發生骨折。深深感受到無論人或牛都很認真地比賽。
勝敗是在對手逃跑的時間點決定勝利牛隻。有短短數十秒就決定勝負的比賽,也有決鬥20分鐘以上的比賽。並且在決定勝利的瞬間,在加油席加油的眾人會一齊蜂擁而入比賽場內。一躍騎上勝利牛隻,連續喊著「Waido!Waido!」並且歡樂地手舞、足舞,並吹口哨。那簡直就像是將無法抑制的喜悅用全身來表現。

照片:在進入鬥牛場時,舉起旗子,敲著太鼓,伴隨著「Waido!Waido!」的吆喝聲進場。

大會第2天

  • 大會第2天1
採訪第2天的德之島一大早就相當晴朗。如同提早來訪的夏日陽光般耀眼奪目。今天進行的是「第10屆全島中量級、迷你輕量級優勝旗爭奪戰天城町大會」。大會會場是在天城町的平土野鬥牛場。
與昨天舉辦大會的鬥牛館比較,彷彿是釀造出往日的鬥牛場風貌。外圍長著草,總覺得散發出牧歌式的田園氛圍。另外,為了只讓付費的觀眾觀戰,周邊覆蓋著巨大的藍色防水布。
比賽前,主辦者在鬥牛場中撒避邪的鹽與酒,祈求不要發生事故。另外,也祈求在去年練習時之死者的冥福,並一同起立默禱。再次體會到鬥牛是一種伴隨著危險的運動。
昨天晚上在巨蛋看的比賽很有趣,但是在藍天下觀賞鬥牛也很有趣。塵沙乘著風飛舞,火辣的太陽毫不留情地曝曬。被牛角撞傷的額頭與身體的傷口,滲出紅色的血。這個血正是還活著的強烈證明。

照片:散發著往日氛圍的平土野鬥牛場。
  • 1
另外,鬥牛場上最顯眼的是加油團的黄色、橘色、或黑色等整齊的日式法被與毛巾。隨著勝利而飛舞在空中的五彩紙花非常地鮮豔美麗。
我一邊觀賞如此熱烈的比賽,一邊留意的是鬥牛士發出的呼叫聲。我請教剛好也來觀戰的福山辰巳先生。他自己是島內有名的鬥牛士,並擁有6頭鬥牛。其中的1頭是與遠藤先生共有。「Haine!Haine!」的呼叫聲是「Hi、ike!」(對,前進!)這句話的縮短形態。這是鬥牛士最常使用的呼叫聲。其他還有「Hi~Ya~!」(那裡,用力推!)、「Tukkamon!」(用牛角頂!)、「Keiramu!」(用角推!)等。
要成為鬥牛士並不需要證照,因此無法得知正確的人數,但是據說有100人左右。只是,其中經常受到委託之經驗老道的鬥牛士只有10人左右。福山先生說他現在因為受傷,所以沒有擔任這次大會的鬥牛士。

照片:祝賀勝利牛隻,在五彩紙花飛舞中,大人與小孩一同跳舞。
  • 1
無論贏或輸都無法停止。
福山先生說他從小學6年級時就擁有自己的鬥牛。他很明確地說,會住在德之島也是因為「想要鬥牛。就只有這個原因。」他笑著說,無論贏或輸都無法停止是它的魅力。
比賽後,我們採訪了作為牛主人並照顧牛隻日常生活的國高中生們。他們是我們剛剛採訪的福山先生的兒子與其夥伴們。
國中2年級的福山龍己同學、高中2年級的直純也同學、前川航同學。愛牛的名字是「篠原Sassi龍己」。昨天的大會也有出場並獲得勝利,完美地獲得3連勝。
龍己的哥哥和也與純也是同班同學。也一同參加劍道部。因為這個緣分,純也也常去牛舎,因想要飼養鬥牛而邀約航一起照顧牛隻。平日學校授課結束後及休假幾乎都由3人負責照顧。

照片:左起福山龍己、直純也、前川航。與愛牛「篠原Sassi龍己」一起入鏡。前一天比賽受的傷還很明顯。
  • 1
餵食物、掃除大便、帶去散歩等以牛為中心的生活。每天一次的刷洗是不可或缺的。牛舎中也有其他的牛,基本上由一個人看顧負責的牛。問他們:「照顧牛很辛苦嗎?」3人齊聲回答:「不會,因為很喜歡牛。」
從小就看著父親身影的龍己露出坦率的眼神說:「老爸很帥。」而純也也很尊敬福山先生。另外,如果在下雨沒辦法散歩的假日時,會與福山先生一起去別的牛舎看看。對鬥牛的熱情,實在驚人。
在作業時,純也對龍己說:「已經餵好牛了嗎?」此時與年齡無關,是作為夥伴的關心態度。這是因喜歡牛而結成的堅固情感連結。這樣子即使長大成為大人,這樣的關係也會持續下去吧,一想到此就覺得欣慰,也覺得放心。
  • 1
在德之島上,在大會出場的前一天,親戚、朋友、熟人等會帶著祝福齊聚到牛主人的家,祈禱參賽的牛可勇敢戰鬥而舉辦「提前慶祝」。透過遠藤先生的介紹,特別讓我們拜訪了兩家住宅。
下午7點。在牛舎鄰接的建築物內聚集了20人左右,一邊享受擺放在桌上的料理,一邊和樂融融地喝酒。牛主人是19歲的森田翔也先生。明天,他的愛牛「大翔小僧」將迎接首次出場戰。
森田先生從今年春天開始在天城農協工作,當一名臨時職員,他從小就非常喜歡牛。他本人好像不太記得,聽說他5歲時曾擅自把牛從牛舎牽出,而造成大騷動。「明天只要牛很努力,那就夠了。今天我應該會太興奮而睡不著吧(笑)。」

照片:保岡先生迎接前來祝賀的客人。熱鬧的提前祝賀一直持續到深夜。

大會第3天

  • 大會第3天1
大會第3天是「第10屆全島第一、輕量級優勝旗爭奪戰德之島町大會」。今天即將舉行決定橫綱中的橫綱之「全島第一」的比賽。
預估觀眾會很多,我們大約1小時前就到達伊藤觀光巨蛋會場。會場內已經坐滿6~7成的座位。果然全島第一的關注度很高。這個巨蛋以藍色柱子與屋簷為特徵,很意外地裡面比外面看起來寬闊。向後來到達的遠藤先生確認,得知可以容納達3,000人。
在比賽開始前舉辦儀式,以『鬥牛之島』這本著作將德之島的鬥牛廣泛介紹個世人知曉的作家小林照幸先生致贈實熊杯,這是根據在德之島被稱為「神之牛」的傳說之牛實熊牛而製作。並發表從這次大會開始將贈送給贏得全島第一的牛。
在舉行儀式時,場內幾乎已經客滿了。即使在比賽開始前,已經有站著的觀眾了。比預定時間稍晚,1點5分才開始今天的比賽。
第4場比賽。森田先生頭上包著印有大翔小僧字樣的桃色毛巾,帶著「大翔小僧」威風凜凜地進場。加油團座位上看起來像是森田先生同學的一群人在頭上包著相同的毛巾,注視著戰況。森田先生也親自聲嘶力竭地叫喊。前一天他雖然說「我應該不會當鬥牛士」,但定睛一看,大翔小僧的旁邊就是森田先生。
可能是這個氣魄附體的關係,只花5分14秒就完美獲勝。在首次出場戰贏得勝利的森田先生乘上牛背,發出驚人的聲音並舉起拳頭。充分傳達了無法抑制的興奮與喜悅。

照片:乘上大翔小僧的背上並舉起拳頭的森田先生。他一定不會忘記首次出場戰的勝利吧。
  • 1
接著即將進行最後的比賽。場內的緊張氣氛也自然升高。保岡先生露出些許緊張的神色,與「保岡大信玄」一起上場。目前冠軍的「伊藤兄弟 天龍王」在1月的大會中首次防衛成功。這是一隻擁有超過1,100㎏巨大身軀的牛。
在比賽開始的同時就展開攻擊的冠軍牛,與頂住其猛烈攻擊,並找尋空隙挑戰的保岡大信玄。觀眾席上歡呼聲與驚叫聲交錯。彼此的鬥牛士的氣勢也非常驚人。在彼此都超過1噸之大型牛的戰鬥中,相互敵視、對撞,增添許多刺激性。
開始後5分31秒,即將被推到欄杆的保岡大信玄開始反擊,反而就那樣地刺入天龍王的懷裡而分出勝負。這個瞬間,場內響起巨大的歡呼聲,觀眾也全部起立。保岡先生也舉起雙手,與工作人員互相擁抱。一起蜂擁而入場內的加油團人數應該是本次大會最多人數。
在興奮還沒冷卻的場內,一直響起「Waido!Waido!」的歡呼聲。在這2天的大會中,每當一決定勝負就離開的觀眾很多,只有今天還留下許多觀眾,一起為取得全島第一榮譽的牛與牛主人歡呼。

照片:互相敵視的「保岡大信玄」(左)與「伊藤兄弟 天龍王」。相互碰撞彼此的鬥志。

大會最後一天

  • 大會最後一天1
即使下雨,即使刮暴風,鬥牛都不會屈服。
今天是大會最後一天。作為4天的總結,從10點開始在伊仙町的伊仙鬥牛場舉辦「春季全島年輕明星鬥牛大會」。只是非常可惜,這天的天氣是大雨。而且今天的鬥牛場是在野外。雖然心情有點鬱悶,但是我與攝影師兩人以正面看待,認為「這正是採訪的樂趣!」
今天在大會前將採訪參賽牛隻的出陣式。8點半與遠藤先生會合,前往離伊仙鬥牛場非常近的牛舎。
在風雨增強中,在牛舎負責照顧的富圭司先生在「翔鷹王」的兩角上抹上酒與鹽。接著用砂紙仔細地磨亮牛角。角尖磨亮後,再次拿酒及鹽不停地將牛角磨亮。在那時候,牛的身體也被仔細刷洗。
我覺得這當然是表示希望取得勝利的心情,但同時也包含著希望可以平安歸來的心情。第1場比賽上場的翔鷹王纏鬥達19分鐘後,取得了3連勝。

照片:懷著心願,磨亮牛角。這是出陣前的重要儀式。
  • 1
只是,場內的情況可以說糟透了。由於連續下雨,鬥牛場內到處積水,泥濘不堪。就彷彿在水田中對戰似的。觀眾也穿著雨衣或撐傘,全身濕透並繼續觀戰。這樣還能一直忍耐並注視著對戰,果然是喜歡鬥牛吧。
第4場比賽結束,由於這天也是「兒童節」,所以開始進行歡樂抽獎。鬥牛連合會的鮫島文秀會長強力宣示:「不管是下雨,不管是暴風,鬥牛都要舉行!」。不愧是鬥牛之島,其氣魄真令人刮目相看。
雖然不能怪這場雨,但是在第5場比賽「大健」對「櫻蜂龍」的對戰中,開始後馬上發生櫻蜂龍的左角折斷的意外。可能是被推往柵欄時,因其壓力而折斷。折斷的角很無常地滾到觀眾席,因此大健獲勝。
下午1點多,這天最後的比賽結束,也宣告長達4天的全島第一大會畫上句點。在溜席上攝影的遠藤先生,照相機與自己本身都沾滿泥巴。但是那個表情卻浮現出充分享受鬥牛的充實感。

照片:淋著雨、沾滿泥土,即使如此也使盡全身力氣挑戰勝利。
  • 1
先返回宿舎換好衣服後,前往拜訪鬥牛館的資料展示室。這裡不僅介紹鬥牛,還介紹民俗藝能等德之島的傳統文化。淺顯易懂地說明歷代全島第一冠軍的照片、角的形狀與技能的種類等,攝影師覺得第一天就應該前來而自我反省。
此外遠藤先生還介紹了龜津鬥牛場。這裡現在已經不使用了,但卻是一個號稱德之島鬥牛聖地的場所。現在已是雜草叢生,要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會稍微困難。然而這卻是德之島鬥牛的一個歷史。
晚上與遠藤先生、同樣喜愛鬥牛的人士、與從沖縄前來觀戰鬥牛的人士等一起喝酒。疲憊的身體滲入黑糖燒酎,這天非常地好睡。

照片:淺顯易懂地展示鬥牛的歷史與文化的資料展示室。

採訪最後一天

  • 採訪最後一天1
因鬥牛而加深的情感連結。這正是島上的寶藏。
採訪最後一天。在提前祝賀時曾拜訪了森田先生與保岡先生,今天要問他們在大會後的心情。
兩個人都沒有感覺對戰中的閃亮耀眼。他們說除了勝利之外,對於安全地結束對戰、周圍人士的支持,再次地覺得感謝。「當天的事情,老實說並不太記得了(笑)。覺得之前有點太爭強了。自己工作忙時,朋友或親戚會協助訓練。如果沒有他們,應該無法獲勝。」(森田先生)「2月時獲選參加全島第一的比賽,但是其實壓力非常大…。因為無法預估勝負。即使到現在還無法相信獲得勝利。但是,勝利後周圍的人喜悅萬分,這是最開心的事。」(保岡先生)
兩個人看愛牛的眼神都非常慈祥。保岡先生笑著說,為了接下來的比賽,要稍微休息一下。
  • 1
最後遠藤先生介紹的是島內許多牛進行訓練兼放鬆而前來散步的花德濱。據說通常大會結束後緊接著的平日牛隻會很少,但我們向遠藤先生提出無理的要求,由他請人帶來牛隻。
牛主人是大澤順也先生。愛牛的名字是「突擊颱風」。據說經常開車帶來花德濱。在海邊沙灘上行走可鍛煉腳力腰力,比起在水泥地上行走也比較不會受傷。另外,海水也可消毒蹄甲,真是一石三鳥呀。
平時照顧牛的前田誠先生牽引著牛,大約花1小時左右慢慢地散步。突擊颱風也全身沾滿沙子或佇立在岸邊,看起來確實心情很好。另外,從容不迫地走在沙灘上的姿態,就宛如一幅畫。

照片:與前田誠先生一起在沙灘上悠閒漫步的「突擊颱風」。這是德之島的日常風景。
  • 1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在德之島的所有採訪。為什麼只有德之島可以發展鬥牛一直到現在呢?很可惜到現在我們還不清楚其明確的理由。
但是在這裡感受到的是投注在鬥牛上之牛主人與觀眾的無盡熱情與愛情。同時,這種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年輕世代也確實繼承下來了。
在看著大人鬥牛士的小孩眼神中,憧憬的心情清清楚楚地浮現出來。憧憬著堅強與健壯的這種樣子要說是一種純真也不為過。
很可惜的是與過去相比,鬥牛的人口已逐漸減少。經濟負擔的增加是個事實,用單純地喜愛鬥牛這個理由而持續下去是很困難的。隨著時代的前進,這種趨勢或許會更加顯著。
但是即使如此,鬥牛應該不會從這個島上消失。遠藤先生也說過,養育鬥牛這件事只靠牛主人是辦不到的。有家人、親戚、朋友等許多人的支援才可以繼續下去。
正是因鬥牛而加深的人們之間的情感連結,支援著德之島鬥牛的歷史與文化。在這次採訪的相關人士的臉上,我們清楚地感覺到那種自豪。
鬥牛超越了單純牛的勝負,已經是人的行為與生存方式。在那裡感到與自己共通的某個部分,這正是牛主人與觀眾會狂熱的原因也說不定。我坐在飛機上一邊俯瞰著德之島,一邊思考著這些事情。

推薦景點

  • 德之島鬥牛館(鬥牛資料館)
    德之島鬥牛館(鬥牛資料館)
    淺顯易懂地展示鬥牛的歷史與文化的資料展示室。
  • 草席海灘
    草席海灘是南國稀有的花崗巖海岸線。
    平坦光滑的巨大巖石連成一片,就像是鋪上了一層草席一般,於是人們稱這片海灘叫草席海灘。
  • 犬之門蓋
    犬之門蓋是由隆起的珊瑚礁經過常年季風和海浪的侵蝕而形成的奇石。
    形成的特殊巖石的形狀像一副眼鏡那樣,於是人們就叫它「眼鏡巖」,專程來透過這副眼睛看夕陽的人們絡繹不絕。
  • 金見崎鐵樹隧道
    金見崎鐵樹隧道
    因鐵樹群生而形成約200m長之隧道狀的拱門。
    穿過隧道後,從前方的觀景台可以眺望釣魚與潛水的聖地Tonbara岩,更遠可以眺望至奄美大島本島。
    在接近梅雨期結束的新月之夜,鄰近的海岸會有陸寄居蟹產卵。

其他相關資訊

  • 景點導覽
    景點導覽

GOTO TOP